别让孩子心里长了虫(与爸爸妈妈们分享)--文长

武汉代孕妈妈 湖北代孕 2个月前 (02-26) 0 22

修行就是找回本来的心

妳(你)的小孩可爱吗!!!!!!!!!!!!!

有看过只有六岁三岁的兄弟,为了让爸爸跟他们跪下道歉认错,而耍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心机!

那是我在工读时的情景,我和几个工读生都不爽老闆对我们的压榨,只是来工读,却还要肩负「保母」的身份,帮他带两个头疼的小孩,两个小兄弟要去吃麦当劳,花的是自己的钱,老闆不会给,就当你请他的儿子吃饭,跟你说谢谢。

如果你第一次当成自己是冤大头而认栽请了客,之后就有无数的恶梦!

因为两个小朋友一从安亲班下课后,就来磨着你请他们去吃麦当劳,如果你拒绝的话,他们就会当场大吵大闹,让所有客人对你侧目。

最后,老闆竟对你动怒说,「你就先垫一下钱带他们去吃汉堡会怎样?

你让孩子在店里闹,又让他们哭,实在是罪不可恕!」

到最后,我们一看到那两个如恶魔般的小兄弟,都躲的远远的。

我们都非常纳闷,两夫妻都是台大毕业的老闆老闆娘,为什么对孩子的教育是这样子的溺爱纵容不理性呢?

结果有一天,我们所有工读生都知道了答案 ------

很恶魔的答案!

(因为当天我没排班,没看到现场状况。后来听到那个被A了无数顿麦当劳的工读生的口述):那天下午,两兄弟在店里乱跑乱叫地大闹着,把许多客人都闹跑了。

然后,哥哥好像打了弟弟一下,弟弟于是便狂哭了起来………

老闆再也受不了地跑出来制止,对哥哥骂,还对哥哥 说:「你怎么可以打弟弟?弟弟哭成这样,你快跟他道歉!」

只见哥哥一脸冷漠地看着他的父亲,丝毫不为所动。

老闆的面子挂不下,就「轻轻地」推了哥哥一下,要他道歉。

结果,那个六岁的小男生,竟然举起手来用力打自己的嘴巴!

完全不停手地一直打着!可是他的脸上还是没有表情。

作父亲的老闆当然心疼了,阻止哥哥做出这样的举动。

哥哥只说:「爸爸要我道歉,我该死,我错了!我该死!我该死!」

还是不停打着自己的嘴巴,都红肿起来了!老闆吓到了,赶紧抱住哥哥说:「好好好,你别打了,爸爸错了,爸爸跟你道歉好不好?」

哥哥接受爸爸的道歉方式是,冷冷地说了一句:「跪下!」

老闆当然没照着做,结果,六岁的大儿子又开始打自己的脸!

老闆二话不说,就跪在两个儿子,和所有客人工读生面前,跟儿子道歉:「爸爸错了,爸爸跟你道歉好不好?」小恶魔的哥哥,冷漠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,他转头对弟弟说:「你看,我就说爸爸会跪下跟我道歉吧!」

虽然我们在工读时,都对老闆给我么不合理的压榨很气愤,但是看到这样的情景,我们的心中却只浮现两个字:「报应!」顺便值得一提的是,两兄弟每个月的教育费保母费,要三万多四万元,不但请小提琴家教专门看顾的保母,还送去特别自由开放的托儿所,大概老闆是希望自己的小孩从小就是万能无敌的天才吧!

只是,他忽略了对一个小孩最重要的东西:「心的纯真和善良!」

对世界知识的开发和探索,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赋,

我们都希望不只是我们自己,更希望我们的下一代能更上层楼。

可是,知识,只是一种记忆一种推理一种了解和储存而已。

失去了心,失去了对世界对自然对人的关心和体贴的情感,

知识不过是冰冷的电脑记忆卡而已。

一个对自己父母都能如此耍心机耍手段来达到目的的小孩,一个是六岁一个是三岁,我根本不去相信这样的孩子以后能带给人类多大的幸福和希望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在日本着名漫画家「池上辽一」早期的作品「暴民」里头,叙述的「暴民」,

并不是我们想像的流氓黑道和社会运动中无理性破坏的群众,他画笔下的暴民」,竟然是两个十七岁俊美异常, 人见人爱的少年!

这两个少年,合力计画去谋杀其中一人的父母兄姐,全家四口全都被他们天衣无缝的谋杀掉了!甚至,他们还把父亲的尸体丢到河里,把母亲和姊姊姦杀之后,剁下头遗弃。

而这一切残忍的作法,都只是为了刺激黑道的哥哥盲目地到处寻仇,为家人报仇。

那个「暴民」的少年,当成欣赏艺术品那样,欣赏着自己哥哥疯狂杀人被警方追杀的心路历程。

然后,为家人为哥哥流下无辜的眼泪。没有人怀疑到这样一个俊美乾净文质彬彬的少年身上。

大家都认为他是受害者。后来经过一个警方反向推理之后,才知道幕后指使,竟然就是众人疼爱的弟弟!

问起弟弟犯下杀父母杀兄姐的动机,弟弟竟只是粲然地一笑:「因为活的太无聊,要找刺激和乐子呀!

而且我们才十七岁,青春这么短暂,得好好玩耍才行啊!」这就是,新一代的「暴民」!

我想,对许多父母来说,他们一定说:「这种事绝对不会发生在我们家小孩身上,那是因为他们父母和教育没给他们良好的环境。

我家孩子从小就是资优生,都是念高等学校,绝对不会变成那样!」我真的也很衷心地期望如此。

只是,现在令我们无法了解行为模式思想出路,和暴走残忍的孩子,不就是我们身边邻家的孩子?不就是父母们拚死拚活望子成龙成凤的孩子?

我想,是我们自己的心不见了,所以连对世界的一点小小的热情付出都没有了。

也当然,孩子不会感受到,他们能知道接收的只有:「我是独一无二的所有大人都会因为我的年纪而给我无限制的自由。

面对苛责体罚,我有权抗议和抵制。因为我是独一无二最珍贵无比的人!」

这么危险的唯心自由论,如何能不出「暴民」呢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独自坐在台北车站地下二楼第三月台的候车座上,静静等待三十分钟后抵达的火车,将甫从家乡高雄拖着疲惫身躯北上的我,再下一程运送回工作的宜兰罗东,回到那个漂浮着孩子笑语与潮湿气味的教室,新学期即将开始。

车站月台人来人往,穿着不同衣服有着不同眼神的人们,或行走或摆动着不同的姿态,和不同的人擦肩而过。我却偶然看见熟悉的身影闪动在人群的夹缝中。片刻醒悟,那不是Q吗?

以前曾经在某个公众论坛场合,某个社运活动中有过短暂的合作,有点熟识却无深交的朋友。

我打了声招呼,她也看见我,匆忙辨识出,边向我走来边说,好久不见你胖了好多。

还笑着介绍身边两个穿着A名校衣服,学生打扮的孩子,分别是他就读国中和国小的儿子和女儿,和他一起来送东部上台北来的亲戚,我向他们笑一笑问声你们好啊,两兄妹同时噘起了嘴把眼神从我脸上移开,彷彿没听到我的问候。心里有点惊讶受伤,Q倒没说什么,也是,孩子嘛,可能是怕生吧……

和Q挑了供两人坐的位子,坐下来闲聊几句近况,过往现在台北城里的新鲜事,老人类的去向,不知不觉像回到往昔。两个孩子大概是耐不住性子吧,便跑到离我们两人几公尺远的楼梯口,逕自笑闹起来。

台北车站的月台动线有点複杂,你知道的,有往楼上车站出口的电扶梯,你可以从那里到台北车站大厅;有往楼下捷运地下站的手扶梯,你可以在那边乘坐捷运到台北的许多角落;还有一种让从楼下捷运站上到二楼月台这里的电扶梯,可以让楼下坐捷运到这里的人们,经过台铁转乘站,上到各个月台上来转车,到台湾各个城市乡镇。

一个刚下火车的妇人,大抵50来岁,穿一件褪色的麻花碎布洋装,手拿着一个皱皱的硬塑胶袋,步履蹒跚的从我面前经过,细看着车站指标告示牌的眼神里,充满了疑惑和探问的表情,她挑了一个电扶梯要往下走,却没看见那个扶梯的方向是从楼下捲上来的,脚步一踏,重心不稳,狠狠的摔在电扶梯的入口处!

我正站起来要过去探看,现场却传来好大一阵笑,只见Q的两个孩子手撑着旁边的墙,大声的笑了起来,读国小的女孩,用一手抱住肚子,用另一手指着摔倒的老阿妈,大声大声的哈哈大笑。

妇人困窘站起身来,满脸泛红,扯了塑胶袋一副狼狈就要往旁边的手扶梯向楼下走,这时,只见Q的另一个孩子,把书包往后一甩,急冲到楼梯口,用双手圈起了嘴,将夸张的笑声往楼下的方向送,只听见哈…哈…哈…哈…哈的声音,传遍整个吵杂的月台。

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…

他们都看到了,但是,没有人在乎,也没有人有反应,整个吵杂的月台彷彿没有人在意这件事情。

这不甘他们的事。他们是如此的忙,他们要大步赶到自己的号码边,等火车,咬自己的三明治,

和女友亲热,这个车站没有人理会这件事,彷彿现在没有人活着,一切一切在我心中冻成了冰点。

……

这些孩子的心里长了虫啊!当然我只是挥挥手,叫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他们过来,用过度压抑了愤怒而略显颤抖的语气对他们说:「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取笑一个跌倒的老妈妈呢?你们难道没有跌倒的时候吗?」

我变得如此笨拙,几乎失去语言的能力。Q在旁边搭腔,微笑着说,对啊对啊,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呢?

不可以取笑别人喔!跟叔叔说你们以后不会了,你们想一想,像叔叔说的对啊,你们不太应该喏。

又向我说,没关係啦,孩子嘛!就是爱玩,不用大惊小怪啦,他们平常都很乖的……

上了火车,我却还无法忘怀此情此景,妇人困窘狼狈的表情,塑胶袋陌生路人,尤其Q的男孩急着把书包一甩,冲到楼梯口,用尽力气只为嘲笑一个因走错电梯而跌倒的妇人,更让我彻彻底底的心寒。

我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掉那一幕,他们如此小,一个国一,一个小学四年级……哪里来这种恶质的心地?

他们就读的那所A名校,不是以众多达官贵人的子女就读而成名的吗?

校风自由,而且还风行新式的教学方法,既强调「开放」又信仰「人本」?

像Q临走前对我说的:「我都用开放的教育方式在教育他们喔!

而且我也很尊重他们的每一个想法,每一个情绪,每一个理念……你压抑了,对他们的发展就不好了啊!

没有不是的小孩啊!他们刚刚的反应其实是很正常的,谁看到也都会这样反应啊,只是我们被过度社会化了,从小被教说要有礼貌要同情别人,其实,很多时候我们都不如他们,至少他们很真实的面对自己啊……」。

我的头脑变得好混乱好混乱,这哪里会是人本的概念呢?人本是更加自私,更加细心讲究自己的私慾,然后用一大串複杂理念来合理化自己的溺爱,自己对孩子的放任与纵容,以及孩子的恶行。

难道开放就是给予一切的自由,备受尊重却得来不需付出任何代价,没有指引,失去光,也不去说明善恶,更别说赏善罚恶了……我实在厌倦了这些如此后现代的辩证方式,根本污辱了真正经过反刍与历练的思维,嘴里只是流行的一堆废物,遮掩人的心和眼,养出这样的孩子。真是可耻啊!!

这些虫竟然是父母学校社会帮忙养的。我把头侧靠在南下宜兰的莒光号列车座椅上,头还是晕眩疼痛着。我是如此想念宜兰五结的我班上的孩子们啊,他们也许爸妈并不有钱,各方面表现得不这么精明,不这么世故,他们也许没那么「幸运」,可以在金字塔顶端生活,没有受过这种所谓的「开放教育」与「尊重」的理念,但他们的眼神里却时常流洩着让你感动的光芒,心思笑容乾乾净净,平日的调皮也是让人如此暗地喜欢…

如果有谁想反驳我喜欢我的孩子们是因为他们不会冲撞老师,容易控制,不会带来麻烦,我必然要跟他拼命的,因为那人实在不懂,那是怎么样的一种人性的纯真与温暖,他们的心地并没有腐烂的味道啊。

你是什么样子的父母师长?

又正在养成什么样子的下一代?

泉州代孕费用


你是访客,请填写下个人信息吧

暂时还没有回答,开始 写第一个答案吧
劭恩 的妈 劭恩 的妈

谢谢分享

赞同 0 0 发布于 2个月前 (02-26) 评论
yen yen

荳荳妈妈,妳想的都 太难了让我看了好难过!

但也许我们需要 多想一些 的父母

而不只是懂得用钱 快速打发孩子 的父母

这世界 会好一些

赞同 0 0 发布于 2个月前 (02-26) 评论
Baby ㄚ姨 Baby ㄚ姨

心有戚戚焉

赞同 0 0 发布于 2个月前 (02-26) 评论
kofil kofil

看到第一个 麦当劳 的故事,我几乎看不下去

并不是说 我们乡下孩子 比较不受污染

只是物质环境真的 比较没那么好

因此会很拼 想给孩子 好一点

但我不会 想养出 papa说没钱 小朋友说去ATM领ㄚ 的小朋友

赞同 0 0 发布于 2个月前 (02-26) 评论
CINDY_凯妈 CINDY_凯妈

谢谢分享

社会真的病了

父母为了小孩一切都用最好的物质

但生活最基本的教育呢?

心有戚戚焉

赞同 0 0 发布于 2个月前 (02-26) 评论
miriko miriko

谢谢分享

真的别让小孩心理长虫

好重要的课题喔!!!

赞同 0 0 发布于 2个月前 (02-26) 评论
最新文章
热门文章
热评文章
随机tag